<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他山之石|中小城市如何「孵」出專精特新企業?
  發布時間:2022-09-28 10:58   來源: 城市怎么辦

以下文章來源于丈量城市 ,作者1/6圖片工作室

01

什么是「專精特新企業」?

專精特新企業,是指具有「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特征的中小企業。專精特新企業有著三個明顯的行業特點:

行業特點1:

屬于中小企業——中國經濟的主體

「專精特新」概念于2011年7月由工信部首次提出,隨后在《「十二五」中小企業規劃》中提出將專精特新作為中小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途徑;專精特新的本質是中小企業。

中小企業作為中國經濟的主體而大量存在。所以,專精特新企業的發展并不是「掐尖兒」——重點扶植幾個優秀的企業,而是要「普遍帶動」——驅動中國經濟的主體整體向「高質量發展」。

行業特點2:

聚焦在先進制造業領域

專精特新企業不僅是中小企業,而且是主要聚集在制造業領域的中小企業。

根據工信部對于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篩選和培育要求,其對標的重點領域主要基于《工業「四基」發展目錄》以及《制造強國戰略十大重點領域》。

因此,專精特新企業的培育重點是那些先進制造業以及「卡脖子」領域的中小企業。

行業特點3:

分梯度進行發展培育

在《「十四五」促進中小企業發展規劃》中,提出聚焦創新型中小企業、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構建從孵化培育、成長扶持到推動壯大的全生命周期梯次培育體系。

所以,專精特新企業分不同級別,需要有龐大的創新型中小企業做支持。

「專精特新企業」「隱形冠軍企業」「利基企業」這些都是一回事兒?

我國所提出的專精特新企業和赫爾曼·西蒙所提出的「隱形冠軍企業」以及國外提出的「利基企業」是不是一回事兒呢?

簡單說,有差異,但是具有普遍的共性。

專精特新并不強調「隱形(不上市)」。我國政府非常鼓勵專精特新企業的上市。北交所正是為此類企業上市服務的。專精特新企業雖然不強調在全球市場的占有率,但小市場中的大占比依然是關鍵要素。

強調「小而精」「小而強」以及不斷創新,是「專精特新」「隱形冠軍」「利基企業」的共性。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從共性的基礎上,放眼世界,借鑒國外培育「隱形冠軍」和「利基企業」的成功經驗。

02

中小城市的

專精特新企業從何而來?

專精特新企業聽起來非?!父叽笊稀?,而在中小城市中大量存在的中小企業卻沒有那么「高大上」,甚至還是一些技術不高,利潤很薄,屬于傳統制造業的中小企業。

那么,中小城市的專精特新企業從何而來?如果只是按照國家或者省市制定的標準「篩出來」幾個專精特新企業,倒也不難。

但是,發展專精特新企業的初心并不僅是樹立幾個標桿企業,而是實現中國經濟的主體——中小企業普遍轉型升級。

因此,各城市政府(尤其是中小城市政府)對于專精特新企業的發展,不應該是「篩選邏輯」而應該是「培育邏輯」。

尤其是現在,受到國際大環境影響,中國制造業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無論是從國家戰略出發,還是從中小城市自身的經濟發展出發,都不能僅僅篩選出局部幾個企業,而是要普遍培育出更多的企業成為專精特新企業!

中小城市更需要有長遠眼光,針對不同類型的企業進行「精準孵化」,真正讓更多的中小企業轉型升級,帶動城市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03

中小城市如何摸到

「精準孵化」的門道?

什么是「精準孵化」?就是城市政府找準不同類型企業的發展痛點,對癥下藥。把「痛點」解決了,原本不夠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才有可能達到標準;原本已經不錯的專精特新企業才有可能做得更好。

針對不同類型的企業,城市政府(尤其是中小城市政府)可以選擇不同模式進行孵化:

模式1:挖潛「落后分子」

中國大部分鄉鎮的產業都是由中小企業組成的傳統制造業。

這些中小企業,往往被看成「應該被搬遷的夕陽產業」——企業不僅「散、亂、小」不好管理,而且技術含量不高。那么這些「落后分子」是否能轉型為專精特新呢?這就需要先回答「落后分子為什么會落后?」。

雖然各個企業千差萬別,但是這些落后的中小企業卻普遍存在共性——他們很容易與現代制造業的產業鏈脫鉤,甚至已經和主流產業鏈脫鉤了,由此導致了企業的發展落后。

所以,要想讓它們升級為專精特新,城市政府就必須幫它們「重塑鏈條,掛鉤新鏈」。

以下,我們通過國內和國外兩個案例來說明,城市政府應該如何「挖潛落后分子」:

①. 聚沙成塔,空間整合

中國醫療耗材之都——河南長垣

所以,城市政府需要以空間整合為抓手,有機聚集中小企業,統一為他們提供產業鏈相關配套,讓它們在產業鏈中更有競爭力。在這方面,河南長垣市已經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長垣被譽為「中國醫療耗材之都」。

長垣生產的醫療耗材產品涵蓋15大類290多個品種,主要包括醫用衛生材料及敷料、注射穿刺器械、基礎外科手術器械、醫用縫合材料及粘合劑、醫用高分子材料及制品等。

雖然擁有駝人、亞都這樣的醫療器材龍頭企業,但也存在大量生產口罩、棉簽等沒有技術含量,利潤率很低的中小衛材企業。為此,長垣市從兩個方面入手,積極提升這些中小企業的競爭力。

做法一:高效整合土地,集中打造產業園,實現工業上樓,畝產稅收提升。

2015年,長垣市被確定為全國33個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試點縣(市、區)之一。

通過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的聯動配合,長垣市「化零為整」,集中打造了一系列規范化產業園,將原有「散、亂、小」的企業有效聚集在產業園中。

長垣市丁欒鎮的「醫療器械回歸雙創園」就是中小企業有效整合的典范。

原本丁欒鎮是典型的「馬路經濟」——沿著省道S308分布著各種不規范的小企業。

通過建設標準廠房,采取租售并舉的方式,「醫療器械回歸雙創園」吸納了35家小微企業入駐,提供就業崗位3,000余個,實現年利稅收入8,000多萬元。而且這里還配套專項物流園,極大提升了園區企業的物流集散能力。

通過規范化生產和規?;锪骷?,長垣的衛材中小企業整體競爭力得到了有效提升。

做法二:強化中心,產城融合,吸引人才,突出龍頭企業的研發帶動力。

僅僅將中小企業聚集起來還不足以升級為專精特新企業,做好技術升級更為關鍵。但是中小企業的研發實力不足,因此需要本地龍頭企業起到研發帶動作用。

長垣的駝人集團就是重要的研發帶動力。同樣是生產口罩,駝人集團自主研發的季銨鹽滅活口罩,不僅能過濾病毒和細菌,還能進一步滅活,避免口罩的二次污染。由于技術含量的提升,這款口罩單價是普通醫用口罩的10倍。

要想在中小城市形成這樣的研發帶動力,就必須能吸引和留住足夠的人才。這就需要強化城市吸引力——通過在城市中打造教育、旅游、購物、餐飲娛樂、休閑等高階配套來留住高端產業人才。

對于中小城市而言,依托中心城區打造這樣的產業聚集區,可以將有限的資源集中利用,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正是基于此,長垣在中心城區西南規劃建設了以駝人產業新城為核心的產業龍頭集群,通過產城融合,促進產業升級。

雖然長垣的醫療耗材行業內并不都屬于典型的先進制造業,但是城市政府以城市空間有機整合為抓手,對中小企業的有效提升,對龍頭企業進行針對性扶持,使得企業生態和產業韌性得到了有效提升。

這對于很多中小城市專精特新的產業提升之路,具有積極的借鑒意義。

②. 水平遷鏈,都市向心

日本北陸區域中心城市——金澤

在讓傳統制造業中的中小企業重新融入到升級后產業鏈的過程中,一種方式是提升中小企業的產業競爭力——正如長垣所做的;另一種方式就是幫助中小企業融入其他產業的產業鏈中——這正是日本金澤所做的。

把A產業鏈中的中小企業平移到B產業鏈中,并在B中升級為專精特新。這聽上去似乎不可思議,為什么要這么做?又該如何做呢?

為什么遷移產業鏈?問題的核心在于「技」與「勢」的取舍判斷。

很多傳統制造業中的中小企業其實自身的「技藝」非常精湛,但卻已經「失勢」——所在的整個產業領域都已經市場萎縮,幾近被時代淘汰。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在原有領域中打轉,那么就算技術升級也不可能成為專精特新企業。

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保留原有「技藝」的同時,融入新領域,由此獲得轉型升級的機遇。

在這方面,作為日本北陸區域中心城市的金澤對于中小企業的扶持,非常值得借鑒。

金澤作為日本石川縣的首府,不僅僅是我們印象中的「小京都」,更是區域的經濟中心,擁有很多「小眾頂級」公司。

金澤擁有機械、金屬、食品、印刷、纖維、信息通信等豐富的產業門類,并以中小企業為主體(占到98.6%)。京都羽二重織、食品、金箔、瓷器/漆器更是其中最為知名的傳統制造業領域。

自江戶時代統治金澤的加賀藩就鼓勵內向型工業和手工藝發展,以保持自身經濟的安全性。

從下圖「金澤產業發展圖譜」中不難看出,這種自古以來強調獨立、重視技術的基因決定了金澤對待中小企業升級的態度——堅守優勢產業,延展高價值領域。

產業鏈平移思路一:「從造產品到造機器」。

制作和服面料的紡織業是金澤的傳統產業。但是金澤的紡織制造業并沒有停留在傳統和服面料的制造中,而是利用其卓越的加工技術和高超的設計能力,向產業材料、醫療用品等服裝以外的領域進行延展。

例如「津田駒工業」,作為織布機領域的全球領導者,這家企業不僅是紡織機的制造商,更研發了日本第一臺全自動碳纖維復合材料復合機、分切裝置和懸垂裝置。

由于碳纖維合成材料在飛機制造中的大量使用,津田駒工業已經成為飛機零部件制造商的重要供貨方。

產業鏈平移思路二:「從制造到服務」。

同樣是紡織業的平行遷移,另一種方式是從制造業遷移到生產性服務業。

例如,I·O數據設備公司,就是衍生于紡織產業需求的電腦設備公司。創始人細野昭雄畢業于金澤工業大學,專注于計算機和輸出/輸入設備的研究。一開始,公司服務于當地紡織廠的自動化管理需求,1979年開發了「在線紡織廠管理系統」。

到了90年代,由于計算機顯卡價格居高不下,I·O數據設備公司開始利用自己在紡織自動化系統管理中的優勢研究更廉價顯卡的制造,開發了配備繪圖加速器的「GA-1024A / GA-1280A」,實現了高性能、低價位的顯示。由此,I·O數據設備公司也成為了計算機領域的重要科技企業。

通過上述兩種產業鏈的遷移方式,金澤傳統手工業中小企業逐步延展成為其他新領域的專精特新企業。在產業鏈平移遷移過程中,金澤的城市支撐體系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產業平移的城市支撐體系一:網絡化的產學研體系。

從傳統制造業向科技領域平移產業鏈,這不僅需要企業自身的努力,更需要城市能夠提供有力的知識服務支持。金澤城市政府也正是這樣做的。

金澤經濟局成立了「金澤市產學合作事業指導委員會」。一方面促進金澤城市內的大學積極參與到產學合作中——成立了各種技術成果轉化合作的部門;另一方面,通過金澤市工業地域聯絡協議會推動企業跨行業合作。

由此,通過更好的技術轉化幫助企業更好的跨界轉型。

產業平移的城市支撐體系二:魅力化的都市向心力。

金澤的經濟界一直認為,「城市環境、生活環境的魅力」是「企業扎根于此、產業興旺的根源」。實際上,一個魅力化的城市是具有生活吸引力和都市向心力的。這對于吸引外部人口尤其是技術人才非常重要。

所以,產業升級不僅僅是產業自身的問題,更是城市建設的問題。作為區域中心城市,金澤非常重視自身城市魅力的塑造。而且這種城市魅力的塑造是多側面的。

★ 側面1:歷史悠久的文化之都

金澤是為數不多的沒有在二戰期間遭受轟炸的日本城市。這里被譽為傳統產業的「東亞文化都市」。金澤的城市風貌中保留著大量老字號和古老的街道,彰顯出歷史文化之都的魅力。

★ 側面二:現代化的國際觀光之都

作為歷史文化古都,金澤市并不封閉守舊。開放的金澤是日本北陸屈指可數的觀光城市。這里除了大量的歷史遺跡,還有很多現代建筑、現代藝術館和博物館等。2019年,金澤游客數量達10,676,000人次。

★ 側面三:區域重要的消費中樞

作為日本北陸地區的中心城市,金澤是首屈一指的廣域商業都市、消費城市。這種商業聚集力和消費力,賦予了金澤市北陸區域性消費城市的性質。

★ 側面四:生活友好之城

金澤致力于通過「生活友好」構建獨特的地區魅力,吸引日本其他地區的人才移居,2021年全日本「市政吸引力」排名第九。

從金澤市政府公布的數據看,金澤的房屋擁有率69.3%,地價是東京的1/8,人均公園面積12.87㎡;女性就業比率高,夫妻雙薪家庭數量占54.1%,位居日本第五;托兒所等候人數0,擁有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完備教育體系。

通過多個側面的魅力打造,金澤形成了都市向心力。這對于吸引人才,助力企業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持作用。

無論是國內的長垣還是日本的金澤,從這兩個案例都可以看出:對于傳統制造業中小企業的提升,不僅要關注企業本身的問題,更需要從產業鏈發展的全局眼光來看待;不僅要關注產業自身,更需要從城市建設的角度下功夫。

越是中小城市,越要從產業和城市多個層面考慮,多管齊下,真正讓傳統制造業領域的中小企業有機會升級為專精特新企業。

模式2:激發「中間分子」

在精準孵化專精特新企業的工作中,除了要挖潛「落后分子」,更要激發「中間分子」。

所謂「中間分子」,就是那些成熟的中小企業。這些企業自身已經積累了一定實力,沒有生存的壓力。但是,這些企業也沒有進一步成為專精特新企業的動力。

這種情況在國內很多經濟發達的中小城市中普遍存在。為什么這些「中間分子」會滿足于「小富即安」呢?核心原因在于,對于中小企業而言,個體創新的風險過高?!父唢L險」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首先,創新就意味著風險。中小企業資本體量有限,多數處于「跟跑」地位,創新眼界和預判能力受到制約。在這種產業生態位下進行創新,盲目性高,風險大。

其次,中小城市往往缺乏創新錨機構——大學和科研院所。要想創新,往往就必須去大城市找人才、找資源,結果原本想著讓本地企業「升級發展」卻演變為「離鄉發展」。

那么,應該如何在本地「精準孵化」,幫助「中間分子」形成創新突破,成為專精特新企業呢?德國「隱形冠軍」之鄉——巴登符騰堡州(以下簡稱巴符州)的經驗,值得借鑒。

根據「隱形冠軍」的提出者——赫爾曼·西蒙收集的隱形冠軍公司數據,德國擁有1,307家隱形冠軍,是數量最多的國家。而巴符州則是德國隱形冠軍最多的地方。

根據最新版的DDW世界市場領導者對于德國國內隱形冠軍企業的統計:巴符州排名第一,390個;北威州排名第二,374個;巴伐利亞排名第三,298個。

德國巴符州不只有老牌的「隱形冠軍」——那些加工制造業中的傳統家族企業,例如專門生產測試應用液壓產品的德國漢臣。在新型科技領域中也有大量的隱形冠軍企業產生,例如生產生物傳感器的科技企業Jobst Technologies。

之所以能誕生像生物傳感器Jobst Technologies這樣的新領域隱形冠軍,是因為以巴符州的弗萊堡為核心,已經形成了新的科技集群——德西南微技術產業集群。

這是德國15個尖端產業集群之一,代表著德國微電子和微技術領域最密集、最高層級的集群發展。區域內匯集了全德1/3該領域的企業和供應商。

那么為什么巴符州能夠隨著時代發展,持續不斷產生隱形冠軍?核心原因在于巴符州有效地構建起3張創新生態網絡,讓企業在本地不斷成長創新。

①. 創新供給網絡

為中小企業指明創新方向

既然中小企業自身難以把握風險巨大的創新方向,那么巴符州政府就承擔起為中小企業指明創新方向的職責。

比如,在國家層面,德國政府在工業4.0戰略出臺后,制定了《新高科技戰略--創新德國》,將創新政策集中在數字化經濟與社會、工作環境創新、健康生活、可持續經濟與能源、智能交通與公民安全等優先關鍵領域。

巴符州政府根據自身條件,進一步幫助本地的中小企業聚焦創新方向——確定了人工智能數字化、醫療保健、未來交通三個創新方向。

同時,巴符州通過構建中小企業可參與的「創新校園模式」,將區域集群、大學、研究機構、企業和民間的優勢捆綁在一起,中小企業可依托巴符州的創新網絡進行創新。

例如,在人工智能方面,巴符州政府依托斯圖加特大學和蒂賓根大學構建了「蒂賓根-斯圖加特賽博谷」(Cyber Valley)。

這是歐洲最大的人工智能(AI)研究合作項目。合作伙伴來自政界、科學界、商業界和社會。通過促進科學與工業之間的交流,強化人工智能領域的技術轉讓,帶動巴符州中小企業在機器學習、機器人和計算機視覺等領域的創新發展。

②. 技術擴散網絡

幫助中小企業在本地定制實踐

技術迭代的加速讓中小企業難以適從,且投入新技術的風險太大。那么新的科技成果如何能廣泛地擴散到本地中小企業中,帶動企業的技術升級呢?

我們以德國工業4.0戰略中數字化技術向中小企業的擴散為例,看看巴符州政府是如何做的。巴符州政府聯合科技中介機構——弗勞恩霍夫,建立起多個工業4.0應用的實體中心,幫助本地中小企業完成新技術的落地實踐。

這些工業4.0應用中心為中小企業推進數字化技術落地提供測試場以及定制化的4.0解決方案。針對企業的具體問題,來自不同領域的近1,000名科學家和助理靈活組建合適的項目團隊。在3-6個月的時間內,為企業提供免費的可行性研究、概念和實施支持。

③. 人力升級網絡

為中小企業培養新技術所需要的人才

技術創新對企業的產業工人和管理人員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如果能對企業已有人員進行有效的培訓,那么會更有利于企業在本地良性發展。巴符州政府也深諳此道。

一方面,巴符州政府強化職業培訓的升級工作。例如,鼓勵有相關工作經驗的技術工人進行高階的進修——接受在德國資格框架 (DQR) 學士和碩士水平的高級培訓課程。為他們傳授管理、創業領域等技能。

考試合格后,可以獲得大師級工匠認證(大師級工匠證書相當于學術學士學位)。一名經過認證的工業領班可以在公司中擔任關鍵性崗位。同時,作為經過認證的工業大師級工匠,其資格在整個歐洲都得到認可。

另一方面,巴符州政府還通過向社會購買服務的方式,幫助中小企業解決管理發展問題,緩解中小企業管理人才不足的問題。

2020年,巴符州經濟部為中小型企業提供約140萬歐元的咨詢服務,依托中型企業和貿易咨詢和經濟發展機構(BWHM)、巴登-符騰堡貿易協會(HBW/UBH)、巴登-符騰堡州手工業協會等,舉辦1萬多個咨詢日。

通過以上三張創新網絡,使得本地的中小企業的創新不再是冒著很大風險的單打獨斗,而是「有網可依」的集群創新;同時,在本地編制的創新網絡也將中小企業與本地發展有機聯系為一體,更好地帶動本地經濟的發展。

3. 模式3:服務「先鋒分子」

「精準孵化」專精特新企業,不僅是在傳統領域尋求突破,更要在科技創新領域培育更多企業。對于那些已經走在科技前沿的企業,政府應該如何「精準孵化」?

實際上,對于這些作為「先鋒分子」的科技初創企業,政府的「精準孵化」就是針對他們成長痛點所提供的「精準服務」!

那么這些科技企業在成長為「專精特新」過程中有哪些痛點?是人才!是人才角色的轉換!

對于「人才」痛點,非常容易理解。因為科技企業的發展要靠科技人才?!赣深I頭的創新科學家組建創新團隊,憑借創新團隊研發的成果發展出一個產業新賽道」已經成為科技領域專精特新企業成長的主要路徑。

例如昆山的小核酸產業,就是在梁子才博士及其團隊一手創建而來。梁子才博士所創建的蘇州瑞博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也已成為我國小核酸藥物開發的領軍企業。

所以,為科技初創企業找到「人才」或者說創造一個「人才池」,是政府需要提供的精準服務之一。

但是「人才」痛點還不是核心問題?!溉瞬沤巧霓D換難」才是很多科技初創企業無法成為「專精特新」的致命傷。

要知道,有了「人才」可以做出成果,但是有了成果未必能讓企業順利成長。

科學成果不等于商業成功,科研創新和產業轉化的邏輯并不完全相通;明星科學家不等于成功企業家,兩者之間天然存在著一道「鴻溝」。所以,城市政府要幫助企業完成「從科學家到企業家」的角色轉換難題。這才是更精準的服務。

那么,城市政府應該如何幫助企業解決上述痛點呢?我們不妨看看美國加州在培育科技初創企業上的成功經驗。

在介紹美國加州成功經驗之前,我們需要了解一下美國培育科技初創企業的整體大環境。

首先,美國政府通過體系化的移民政策,持續不斷地從全球吸納所需要的科技人才。

其中「W」外國企業家創新簽證,最為典型——外國初創企業的創業者可申請「W」簽證赴美,在美國擴展業務,滿足一定的經營條件后可升級獲得美國永久居民(綠卡)身份。

其次,美國政府通過法律政策,政府部門以及研究機構等外部力量,幫助科技人才完成科技成果的轉換工作。

例如,《拜杜法案》對于科研人員的知識成果進行產權保護;設置「概念證明中心」,對大學科研轉化過程中的創新思路、發明成果、技術要求和市場潛力進行分析,進而確定其市場可行性,降低科學家們的創業風險;

通過專門的政府機構——美國聯邦小企業管理局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擔保、風險投資、咨詢服務等,幫助科學家解決企業經營和發展中的問題。

最后,政府采用「開放門戶」的政策,將合格的中小企業直接納入國家研發和創新領域。

根據1982年的《小企業創新發展法》美國政府制定了「小型企業創新研究計劃」,以鼓勵小企業參與具有商業化潛力的聯邦研發項目;1992年,又通過「小型企業技術轉讓計劃」,鼓勵民營小企業將聯邦實驗室創新技術商業化。

那么,以上這些好的政策,又是如何落到實處?又是誰來實施操盤呢?這就是最值得國內中小城市政府所借鑒的地方——找到合適的操盤手,會讓好的政策事半功倍。以下,讓我們看看美國加州的兩位「操盤手」。

①. 操盤手1:前沿龍頭企業

美國NASA培育航天科技中小企業集群

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位于加州山景城附近的海軍航空站附近,占地500英畝。1994年,軍事基地關閉后,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獲得了海軍財產的管理權。2003年,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被NASA總部選為示范中心以推進實施新的「增強型使用租約」。

同時,與附近城區共同制定了一項再利用計劃,將前海軍航空站的一部分改造成一個世界級的研發中心——NASA研究園NRP,為美國太空計劃服務。NRP被定位為一個面向產業界、學術界、非營利組織和政府的,世界級共享研發和教育園區。

入駐園內的小型高科技企業可以通過申請「NASA SBIR和 STTR計劃」。

NASA SBIR和STTR計劃由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管理,向那些與美國研究機構合作開發創新或技術的小企業開放,為滿足NASA需求并具有成功商業化潛力的創新研究、開發和示范提供資金支持。

同時,研究園的企業還可與NASA構建「戰略協議」獲得「技術轉讓許可」,從而推動商業應用,加速企業成長。

最終NASA研究園NRP成功孵化了大量科技企業,其中Bloom Energy、Tibion、Apprion、Nanostellar和Benetech最為突出。這五家企業最初在NASA研究園時只有知識產權和商業計劃,但現在卻雇傭了數千人。

在國內,很多央企以及地方上的龍頭企業在發展過程中,也存在自身「煥新」發展的訴求。因此,充分利用好龍頭企業的操盤角色,不僅有利于科創企業的培育發展,也有利于龍頭企業自身的活力激發。

②. 操盤手2:創新中介

UCSD CONNECT培育生物技術企業集群

在《科學城:修仙圣殿or 煙火人間》一文中,詳細介紹了美國加州圣地亞哥生命科學產業發展的起源——薩爾克研究中心和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UCSD)。

目前,這一區域連同索倫托谷地區共同構成了圣地亞哥最大、最集中的生命科學中心。圣地亞哥75%以上的生物醫藥公司集中于此,包括ILLUMINA和TRIMO FISHER等在內的1,000多家生命科學公司,其中絕大部分都屬于小型科技企業。

該地區已成為國際公認的生物技術、醫療器械、醫藥和基礎研究領域的科研和發展中心。

那么,是誰操盤實現了區域的產業培育和發展呢?這就要提到一個傳奇企業,以及由此而來的創新中介網絡。

這個傳奇企業就是圣地亞哥生物技術產業創業的源點——Hybritech。這家公司于1978年由科學家Ivor Royston創建,是該地區第一家生物技術公司。

1986年,制藥巨頭禮來公司斥資4億美元收購了Hybritech。由于理念不同,Hybritech原先的高管人員紛紛離開禮來公司,先后建立了Amylin、IDEC、Gensia、Gen-probe、Ligand、Nanogen等40多家公司。

由此,Hybritech的高管團隊也形成了一個相互依賴并彼此信任的關系網絡,盡管公司早已退出市場,但Hybritech及其員工之間的關系網絡,在其成立40年后仍然牢固地植根于圣地亞哥的大型生物技術社區。

正是意識到Hybritech關系網絡的重要性,圣地亞哥經濟發展組織聯合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進一步構建了科學家與科學家,科學家與企業家之間的關系網絡,并于1985年在UCSD擴展區成立了名為CONNECT的非盈利創新中介——旨在加速圣地亞哥高科技發展。

此后,創新中介CONNECT在圣地亞哥生物技術產業發展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連接作用:

CONNECT發揮網絡和人脈優勢,開展各種社交活動和系列講座,匯集了生態系統的不同利益相關者。

例如,CONNECT的旗艦項目——UCSD CONNECT金融論壇和 UCSD CONNECT企業合作論壇,就是通過風險投資或企業合作將企業家與資金來源聯系起來。

自1985年以來,參與論壇的公司中約有80%仍在營業或被成功收購。CONNECT還支持創建行業組織,負責資源的整合與對接。

例如,圣地亞哥生物商業協會(BIOCOM)就成功說服圣地亞哥市政府取消對生物科技企業的供水限制,并敦促政府設立行業協調專員。

CONNECT極大地推動了區域創業與合作氛圍的搭建。CONNECT成立之前,公司之間合作在垂直領域被認為是不合適的,因為公司專注于其獨特的競爭力。然而,CONNECT所建立的關系網絡,卻打破了這種觀念。

其所傳達的理念包括:「互相幫助」「團隊高于自我」「地區高于公司」「失敗是可以接受的,你再試一次」等,對圣地亞哥生命科學生態系統的參與者之間建立信任至關重要。

多年來,圣地亞哥的生命科學生態系統自下而上發展,雖然缺乏大型錨定公司,但各種行為者為圣地亞哥生態系統做出了貢獻。

在沒有單一領導者的情況下,創新中介(如CONNECT和BIOCOM)扮演著重要角色。最終,在創新中介的努力下,圣地亞哥最終形成了獨特的醫療技術產業創新生態。

04

總結

以上,我們針對不同的企業類型,分析了三種精準孵化「專精特新」企業的模式。

從中不難發現,在企業成為「專精特新」的過程中,不僅僅是企業自身的事,城市政府在其中更扮演著重要角色。

而且,越是中小城市,就越要求城市政府能夠成為「多面手」——不僅要懂產業的發展規律,企業的成長痛點,更要懂得產城融合的促進方式??梢哉f,城市政府與本地專精特新企業的成長是相互成就的。

相信,在這樣相互成就的過程中,中小城市一定可以精準孵化出更多的「專精特新」企業!

轉載丈量城市微信公眾號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交流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