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農村集體經濟“抱團發展”的浙江經驗
  發布時間:2022-08-11 09:42   來源:城市怎么辦

促進共同富裕,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仍然在農村。而農村集體經濟是縮小城鄉發展差距,改善農民生活水平,推動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經濟形態。

近年來,浙江省針對薄弱村的村級經濟基礎、區位特征、資源條件等實情,大力推進農村集體經濟“抱團發展”經營模式,主要通過村村抱團、村企抱團、“飛地”抱團、新型幫共體等幾種主要協作方式,強化資源要素整合,拓寬薄弱村發展空間,實現批量“消薄”。

01

“抱團發展”的內涵與特征

“抱團發展”是指為增強村集體經濟發展質量、可持續發展動能,不斷提升農民獲得感、幸福感,在市級財政資金補貼與減免相關稅費的政策支持下,通過鄉鎮組織各村聯合抱團開展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項目,同時在市、鎮(鄉) 的統籌規劃下,鼓勵村與村、村與國企等主體合作,跨區域發展經營性項目,促使全域內的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農民生活水平顯著改善、城鄉發展差距縮小,從而實現共同富裕的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創新模式。

“抱團發展”具有如下特征:一是以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實現共同富裕為目標。二是以產業發展為依托,從市場經濟中獲得收益。三是搭乘城市發展的大平臺,在城鄉融合發展中壯大農村集體經濟。

02

浙江農村集體經濟“抱團發展”的模式

“村村聯合”或“整鄉(鎮)聯合”抱團發展模式

“村村聯合”或“整鄉(鎮)聯合”抱團發展模式,主要針對相同區域內行政村之間由于基礎條件差距產生集體經濟發展不均衡情況,通過村村聯合的方式打通經濟發展要素流通渠道實現共享共贏,如在資源、資金、信息以及人才方面相互扶持。一種形式是強村帶弱村抱團發展。弱村可以單獨加入強村的集體經濟項目建設中,或者可以幾個弱村聯合起來,組成聯合體共同出資參與進來,通過獲取保底分紅,保障村集體經濟獲得穩定的收入。另一種形式是“村+村+企業”多方抱團發展。企業將多村資源進行整合,各村按協商的比例入股項目,企業依靠自身優勢負責項目建設,這樣就可以有效地解決薄弱村產業發展水平低、市場競爭力弱等長效發展難題。

例如,淳安縣打破傳統行政區劃限制,以下姜村為核心,按照地緣相鄰、文化相近、產業互補原則,聯合楓樹嶺鎮、大墅鎮25個行政村組建“大下姜發展聯合體”,通過“平臺共建、資源共享、產業共興、品牌共塑”,實現“先富幫后富、區域共同富”。常山縣白石鎮7個集體經濟發展滯緩的村協商成立了“宣豐農村建設投資公司”,第一個項目就是在鎮上建立商貿中心,每年依靠租金可以為各村增加數十萬元收益。平湖市36個村級組織通過復墾“低小散”集體存量建設土地,整合出共計120畝集體建設用地,各村組成聯合體,采用村-企合作的模式,邀請國資委、平湖經濟技術開發區參與合作開發土地,先后共同投入1.9億元,建設大批標準廠房,吸引小型企業進駐,收取租金,為參與合作的村每年帶來1300多萬元的收益。

“村企聯合”抱團發展模式

“村企聯合”抱團發展模式主要是指企業結對地理區位不佳、自然稟賦較差、收入來源單一的行政村,用企業在技術、人才、管理經驗以及資本上的優勢,來幫扶薄弱村規劃發展模式,因地制宜地發展特色產業。一方面企業對薄弱村的生態、農業以及文化等資源開發利用以及基礎設施進行投資,推進現代農業、農村電商、休閑養老等融合產業的發展。另一方面企業采取經營技能培訓、生產技術輸送、合同訂購采購等全方位扶持,建立特色產業發展的長效機制。同時企業也可以在幫扶過程中尋找商機和發展增長點,優化自身布局,拓展發展空間。

例如,桐鄉市東池村開展“蠶桑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抱團經營模式,由浙江華鋒絲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東池蠶業合作社牽頭,通過“訂單蠶業、抱團經營”打通蠶桑全產業鏈,帶動農民增收。杭州安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與衢州市的蛟壟村、樓山后村以及上彭川村三個村簽訂合作協議,打造“產業特色村+新零售村”,推動農產品上行。以上彭川村為例,通過開發菜籽油系列產品,2019年實現村集體增收80萬元,“產業特色村+新零售村”的做法得到普遍認同。

山海協作升級版“飛地”抱團發展模式

山海協作升級版的“飛地”抱團發展模式主要是通過推動跨市、縣、鄉、村“飛地”抱團發展,帶領薄弱村闖出一條融合發展、持續增收的新路子。突破地域限制,科學合理地將政府扶持資金、村集體自籌資金以及村里建設用地等資源集中配置到發展條件優越的“飛地”,共同開發建設提升經濟發展水平并可持續的項目,由政府或者開發區平臺統一運營,實現發展要素互補、發展成果共享。具體來說,在這種合作模式中,薄弱村及地區主要提供土地、礦產物資以及勞動力等資源,還可以進行資金投資,而發達地區主要負責平臺運營、管理以及智力支持等。這種發展模式不僅可解決發達地區土地指標緊張的問題,而且可以為薄弱村集體經濟發展帶來新的機遇。

浙江省首個跨縣域“飛地”抱團項目——平湖·青田山海協作“飛地”產業園,通過創建 “三供三?!焙献髂J?,即青田“供土地指標、供錢投資、供人管理”,平湖“保障落地、保障招商、保障收益”的合作模式。平湖以“飛地”產業園投資總額的10%支付給青田作為固定收益,為青田經濟薄弱村和低收入家庭增收拓寬了渠道。據統計,截至2021年園區累計已返還青田投資收益3240萬元,每年為青田265個參建村平均增收6萬元。

“新型幫共體”發展模式

“新型幫共體”發展模式采取單位部門與農村集體經濟薄弱村一對一的結對幫扶方式,主要針對的是遠離中心城市且無太多自然資源,村集體資產少且運營不善、利用率較低的村。這些村企業數量有限,集體經濟發展模式單一,缺乏與市場有效銜接。浙江省針對山區26縣,啟動“新型幫共體”建設,由省級機關、省內院校、三甲醫院、國有企業(含央企駐浙企業)、金融機構、經濟強縣(市)和民營企業共同組成全域結對幫扶,實行“一縣一團(省級團組)”、“一村一組(駐村工作組)”、“一戶一策(具體舉措)”的幫扶機制,構建“縣村戶”系統化幫扶格局。

例如,衢州市龍游縣羅家鄉荷村,在幫扶單位幫助下,該村流轉320畝土地,籌措資金2000余萬元建設黃茶種植基地、黃茶倉庫,村民就近務工獲得50余萬元收入,村集體年度增收13萬元。溫州市文成縣在幫扶團的牽線搭橋下,娃哈哈集團斥資近5億元,在縣內巨嶼鎮建設了120畝的智能飲料工廠,4條生產線陸續投產后,將為當地居民提供200多個就業崗位,并帶動相關行業發展。

浙江“抱團發展”的集體經濟發展模式具有較強的可復制性和可推廣性,其成功在于立足不同區域、強村弱村的實際差異,創新聯合發展模式,做到靶向明確、精準施策,走出了一條消薄標準高、扶持對象準、見效速度快的“浙江路徑”。

參考文獻:

[1] 屠霽霞. 抱團發展模式促進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基于浙江的經驗分析[J].河南社會科學, 2021(01).

[2] 陳錫文. 充分發揮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在共同富裕中的作用[J]. 農業經濟問題, 2022(05).

[3] 郝文強,王佳璐,張道林. 抱團發展:共同富裕視閾下農村集體經濟的模式創新——來自浙北桐鄉市的經驗[J]. 農業經濟問題, 2022(04).

審核:蔡峻

  作者:商文芳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