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長三角城市群產業的“核”與“流”
  發布時間:2022-07-25 09:52   來源:城市怎么辦

近年來,我國開始重點關注地區城市群的經濟發展。其中,長三角城市群作為國內最成熟、最大規模、最具活力的城市群,推動該城市群的快速發展是我國當前關注的重點。鑒于此,國務院曾先后刊發了《關于進一步推進長江三角洲地區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指導意見》、《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等文件,強調該地區城市群發展的戰略支撐作用。隨著長三角城市群區域合作機制的開展,城市間矛盾與沖突也在不斷加劇,長三角城市群產業結構調整同時也引發了不同程度的產業集聚、產業集群、進而出現產業外溢,形成了長三角城市群特有的“核”與“流”。

長三角城市群的“核”

產業集聚與產業集群

城市是經濟發展的高級社會形態,城市的發展是依靠產業發展及結構優化作為支撐的,而產業又是城市社會有機體發展的經濟基礎。根據2022年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發布的《長三角產業創新發展報告:分布與協同》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長三角高新技術企業已增至7萬多家,數量是2013年的20倍,年均增長率超過50%,全國占比從6%上升到27%。長三角地區高新技術企業的產業分布結構也在不斷優化升級中。2013年,長三角高新企業的制造業占比為55%,而生產性服務業僅占到三成。但從2013年到2020年,制造業所占比例不斷降低至44%,而生產性服務業的占比逐漸提升至與制造業齊平。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理事長、院長劉志彪認為,未來長三角產業的發展,應該是在長三角內部形成世界型的產業集群。

產業集聚是指同一產業在某個特定地理區域內高度集中,產業資本要素在空間范圍內不斷匯聚的一個過程。產業集群則是指在特定區域中,具有競爭與合作關系,且在地理上集中,有交互關聯性的企業、專業化供應商、服務供應商、金融機構、相關產業的廠商及其他相關機構等組成的群體。產業集聚不一定必然形成產業集群,形成產業集群除了相互關聯的企業在區域上的集中之外,還需要這些集中在一些的企業,形成所謂能夠相互促進,形成一個具有整體性的競爭力,而基中的每個企業都能從這個整體的競爭力提高中獲益。

此前國家發改委首批公布了66個國家級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名單,按照城市群概念劃分,長三角城市群憑借14個產業集群坐擁榜首。長三角城市群包括上海、浙江、江蘇、安徽等,制造業基礎雄厚,數字產業競爭力處于全國領先地位,因此在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與新能源等領域催生出一批實力強勁的龍頭企業,包括振華重工、阿里巴巴、科大訊飛等。

長三角城市群的“流”

產業外溢

城市是生產要素及各類經濟活動在地理上規模集中的產物。城市化使各種非農產業發展的經濟要素向城市集聚的過程,它包括要素與產業兩個方面,產業集群為城市和城市化提供了這兩個要素。大量企業的進入與產生最終導致更強的外部經濟作用,從而對企業、生產要素產生更強的吸引力,并最終導致產業集聚的形成。根據研究數據表明,產業結構調整對經濟發展具有較強的空間溢出效應。

出現中心城市產業外溢的原因有很多,一是產業發展空間受限,這主要出現在大規模制造,如汽車、裝備、化工、食品制造等產業領域內;二是產業結構逐步提升,附加值相對較小的向外推移,比如印刷等行業就面臨著內部產能過剩、亟待跨越式變革;三是產業集群規模不斷壯大,如文化影視產業、軟件信息產業等近幾年發展迅猛,原有的產業空間已經無法滿足產業發展需要。

以安徽省為例,伴隨著勞動力和資金的回流,蘇浙滬等地的一些產業開始向皖江經濟帶板塊式轉移。安徽省一直以來都是勞務輸出大省,人口連續多年回流;來自安徽省外的投資超過1萬億,其中的半數以上來自長三角。浙江省玉環市的原支柱產業汽摩零部件,現在已有約80%轉移到了安徽省蕪湖縣。整個產業鏈搬來后,又開始了新的產業集聚。目前這個產業集群已有150家的規模,去年產值超過200億元,摘得“國家汽車零部件出口加工基地”牌子。

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的出臺,讓長三角產業溢出效應也再次加速。2017年長三角產業轉移投資僅為80億元,2019年猛增到138億元,增幅超過了70%。2021年,滬蘇浙在皖投資在建億元以上項目近4200個,實際到位資金逾9000億元,占安徽在建省外投資項目比重超五成。

正確看待“核”與“流”

產業外溢現象是一個地區均衡發展的結果,它不是指這個地區多出的某個產業,而是指在空間層面上,這個地區與周邊地區產生的一個相互關聯的產業集群的概念,而產業的關聯度構成了人、資本和物質的流動。城和城之間通過人和資本的流動后,再次構成了軌道交通的流動,是因為它們之間本身存在著產業或者商品的流動空間,才會出現產業外溢的現象,如果產業或者商品之間沒有關聯的空間,那么也就不會出現流動的趨勢。

都市圈里的產業外溢并不是要把高端的產業留下,低端的產業溢出或者是把沒有污染的產業留下,有污染的產業溢外,它不是這樣一個外溢的過程,而是有選擇的,把最合適的產業溢出。因為都市圈產業外溢的選擇是多種多樣的,包括地理、人口、勞動力成本和教育水平等各種各樣因素可能都會影響到它產業外溢的選擇。當某個產業準備要落地到這個地區時,不是一定要把這個產業放在這個地區最核心的區域里,而是經過最合適的選擇之后,城市之間的相互關聯促成流動的空間。

換言之,一個好的都市圈的發展,資本一定是雙向流動的。當某些資本從一系列的“極”向核心流動過來之后,那么核心會把資本再反饋回去,帶動周邊地區的發展。產業外溢是一個時代機遇,一個和當年改革開放30年一線城市飛速發展一樣重大的機遇。一線城市飛速發展更加快速頭部化,高競爭讓部分人受益。合肥蔚來工廠,河南富士康工廠,東莞華為工廠,都是產業外溢的典范。

過去的2021年,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的三周年。三年來,長三角的協同創新指數提高了22.4%。長三角作為我國的重要增長極,有理由在打造世界級產業集群融合發展上有所作為。按照產業集群化發展的世界趨勢,在更高層面上整合長三角區域產業發展,形成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一體化,將長三角建成全球區域經濟高地,向全球區域經濟最強進取,這將會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最大“難點”。

參考:

[1]需要準確全面理解都市圈發展中的產業外溢現象及背后的邏輯,袁牧,方塘智庫

[2]長三角有望形成“世界型產業集群”,解放日報

[3]攜手融合打造長三角世界級產業集群,何建華,央廣網

審核:蔡 峻

  作者: 王莉萍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