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職業教育如何服務地方經濟?
  發布時間:2022-07-22 11:33   來源:城市怎么辦

職業教育不僅是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塑造地方發展新格局的關鍵一環,對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區域優勢互補、解決地方人才供需矛盾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但是,受傳統文化的影響,社會各界對職業教育戰略地位認識不夠充分,輕視職業教育的思想觀念仍很普遍,重學歷學位、輕實際能力的現象比較嚴重,技術技能人才沒有得到應有的地位和尊重,崇尚勞動創造、崇尚技術技能沒有成為社會主流文化。同時,眾多職業院校對自身辦學理念及人才培養上沒有清晰準確的定位,把主要精力放在“升本”上,職業院校與地方政府不能進行高質量的校地合作,導致人才培養結構與社會需求失衡,不能服務于地方經濟發展。

一、職業教育與地方經濟發展的關系

(一)經濟決定職業教育發展

第一,產業結構決定了職業教育的專業結構。職業教育的專業是人才培養的平臺。區域經濟發展中第一、二、三產業的門類,以及每種產業門類在本地區經濟發展中占的比重決定專業的結構。同時,專業結構要適應產業結構的變化。第二,技術結構決定職業教育的層次結構。技術結構是一個國家、一個地區在經濟建設中所運用的不同層次生產操作技術的比重及構成狀況。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技術結構決定職業教育的層次應該怎樣安排,初等、中等、高等職業教育各應占多大比例。第三,勞動力結構決定職業教育規模結構。各行業建設中的勞動力結構決定職業教育要發展多大規模,初等、中等、高等職業技術學校的結構。勞動力結構包括勞動力數量和素質的要求。

(二)職業教育促進經濟發展

在整個教育體系中,職業教育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最為直接。經濟通常被看作體現職業教育功能的主要領域,經濟發展被認為是職業教育發展最直接、最強大的動力。美國人口普查局調查表明,在生產、建設、管理第一線,提高技術人員平均教育水平10%,能提高勞動生產率5-8%?!靶略鲩L理論”認為知識和技術成為經濟增長的內生變量,表現出邊際收益遞增的特征,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是通過教育和培訓獲得知識和技術的人力資本。職業教育被認為是“企業技術工人的蓄水池”、“經濟社會發展的助推器”。

二、職業教育服務地方經濟存在的問題

一是產教互融的程度不夠深入。當前,職業教育在課程內容、教學手段、實踐模式、專業設置上都滯后于產業體系的轉型,不能匹配產業與企業的發展需求。2021年4月,由《教育家》雜志聯合相關教科院發布的《中國職業教育發展大型問卷調查報告》顯示,職業院校的校企合作還停留在以提供實習崗位為主的初級階段,而在調查的六萬余名學生中,超過一半的學生對現代學徒制還比較陌生??梢?,現階段職業教育在人才培養過程中面向區域產業升級的適應性還不足,加之企業因害怕承擔風險,有意規避對職業院校的投資,致使學校專業與區域產業吻合度不夠,職業教育服務區域經濟發展乏力。

二是專業差異化發展程度不夠高,難以對接區域特色產業。當前,一些職業院校沒有認真研判區域產業特點,在專業建設上未彰顯出區域性特色,而是隨意且盲目地轉向以“高新尖”為主的產業,跟風所謂的熱門專業,其結果是專業同質化現象日趨嚴重。

三是專業聚集程度不夠高,難以保障新興產業的供應數量。在經濟相對發達的區域,有較為復雜的產業鏈,新興產業不斷衍生發展,產業結構亟須轉型升級,產業聚集效應愈加明顯,該區域內職業教育所服務的產業行業錯綜復雜。在此背景下,職業院校離散型的專業設置難以實現專業和產業“一對一”對接,特別是針對較大區域的產業鏈。這就要求職業院校根據產業布局整合專業群,培養一批具有跨職業能力的技術技能人才,形成“一對一”“一對多”“多對一”的專業群和產業群對接方式。

三、德國“雙元制”教育模式

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被世界勞工組織、國際經合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世界銀行廣泛接受并視為當前和未來職業教育最重要的模式,并被認為是德國經濟騰飛成為制造業強國的關鍵原因之一?!半p元制”是指學生具有學校學生和企業學徒的雙重身份,即他們分別在學校和培訓企業兩個地點,由學校中的教師和企業中的教師兩個施教主體,對學生進行理論與實踐兩個方面的職業教育。

德國對于職業教育的共識:職業學校是國家的,國家為企業服務,企業給國家提供稅收。德國工商會在政府和企業之間起著橋梁紐帶的作用,掌握著“雙元制”教育的主導權;企業把職業人才視為“可持續發展的資源”,根據崗位需求指定員工招聘培訓計劃,與學徒簽訂合同;職業學校是跨地區的、具有輻射功能的開放型職業教育和職業繼續教育機構,是區域職業能力開發中心。在此共識之下,德國職業教育呈現以下特點:

一是德國企業的主體作用?!半p元制”提供超過347種職業工種的技能資格培訓,白領行業學徒制培訓量達到整個德國學徒實訓崗位的三分之二。學徒生從企業每年獲得人均18000歐元的收益,當然大企業的支出也會更多;而學徒生每年能夠為企業創造大約12000歐元的價值,顯然企業是凈投入的。但企業培養的一部分學徒將成為技能嫻熟的工人,自然能夠轉換為生產力要素,他們將能為企業帶來更大的價值。

二是德國工商會的關鍵地位。德國工商會是歷史的產物,是具有公法權利的組織,既不是政府機關也不是企業。從中世紀開始,雷根斯堡的企業就成立了類似組織,之后逐漸形成了工商會。工商會有聯邦、州、地區三個層級,但彼此無上下級關系。德國工商總會(DIHK)下轄82個工商會,辦公地點設在柏林,方便企業與政府的溝通。例如,紐倫堡地區工商會(IHK)負責人蓋爾特先生曾在德國MAN公司擔任11年的培訓中心主任,退休后仍擔任5個職業考試委員會的考官。德國每家企業都須成為德國工商會的成員,在紐倫堡成立的公司自動成為紐倫堡商會的成員。

三是通過立法為職業教育發展提供保障。德國教育委員會在1964年提出“雙元制”理念,把企業或實訓工場的技能訓練和職業學校的理論教學體系并列;1969年頒布職業教育基本法《聯邦職業教育法》;1972年頒布《企業基本法》和《實訓教師資格條例》;1981年頒布配套法《聯邦職業教育促進法》,各州議會同步頒布《職業學校法》,兩法于2005年合并修訂后,新版頒布實施。德國作為聯邦制國家,各州享有文化主權,各類學校的教育立法權在州級政府(如州學校法)。特例是“雙元制”職業教育的立法權在聯邦一級,其中“教育企業”這一元遵循《聯邦職業教育法》,由聯邦教育部管理,“職業學?!边@一元遵循《州學校法》,由州教育部管理。

四、專業接軌產業,

實現職業教育與區域經濟協同發展

借鑒德國職業教育的成功經驗,我國職業教育應遵循政府主導、行業企業參與、高職院校主動服務的理念和路徑,致力于構建“專業系統” 圍繞“產業系統”轉、專業對接產業的開放型職業教育體系。

一是力圖實現“三對接”,即“專業結構對接地方產業結構”“專業設置對接企業崗位需求”“課程標準對接職業標準”,以市場、企業、行業的需求為導向,以學校、專業、課程的實施為動力,將教育資源和社會資源有機聯結,實現效率與效益的最大化。最終通過“三對接”打破職業教育與區域經濟發展之間的桎梏,助推職業教育更適切地服務區域產業變革、企業效益提升及市場人才需求。

二是構建“雙覆蓋雙傾斜雙加強”的區域專業布局?!半p覆蓋”要求城市職業教育專業覆蓋“三產”重點產業,以此帶動區域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加大區域產業輻射優勢。高等職業教育覆蓋“主要行業”,具有職業性和高等性的高職院校畢業生直接對口前沿行業,加快前沿行業的發展速度?!半p傾斜”要求縣域職業教育專業設置傾斜“三農”優勢產業,充分挖掘區域特色優勢資源,通過特色專業支撐區域內特色產業的發展,發揮區域優勢,開發、調整并創新農村產業結構。中等職業教育傾斜“區域支柱產業”,通過中等職業院校畢業生為區域支柱產業提供人才存量與人力資源的保障,力求中職畢業生在人才類型、數量、結構上適應區域支柱產業的發展?!半p加強”要求示范職業院校加強優勢學科和重點學科的建設,一般職業院校加強特色專業群建設。

三要施行“市場主導型專業設置模式”。各職業院校應緊密圍繞當地政府公布的人才需求預測報告、地方政府發展戰略規劃、地方經濟產業規劃來設置專業,并根據市場的變化及時調整專業,以有效提高職業教育服務區域經濟發展的多重功能。

總之,職業教育與區域經濟高度耦合,專業是職業教育的內部核心要素,而產業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基礎,只有專業對接產業,“專業系統”圍繞“產業系統”轉,才能使職業教育更好地服務地方經濟高質量發展。

參考文獻:

[1]朱德全. 職業教育促進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戰略選擇[J].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學報, 2021(5).

[2]肖坤, 黃崴. 職業教育的順德模式研究[J]. 高教探索, 2016(2).

[3]王超宇, 張冰. 職業教育與地方經濟高質量發展研究[J]. 繼續教育研究, 2022(06).

[4]陳利軍. 德國職業教育的啟示與本土化實踐[J]. 漯河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20(06).

審核:蔡峻

  作者:商文芳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