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杭州全書》推介:西湖一勺水——杭州西湖水井地圖考略
  發布時間:2022-07-12 10:07   來源:城市怎么辦

杭州水井如同珍珠一樣,撒遍了西湖與杭城的角角落落,它們是歷史文脈中最富活力的元素,也是民俗畫卷里最為靈動的圖景。

image.png

《西湖一勺水——杭州西湖水井地圖考略》一書中從水井的結構與形制、屬性與功能、文化承載、保護工作等方面詳細介紹了散布于弄口巷尾、街邊山腳的杭州水井,共有450余口,一井一圖,圖文并茂,猶如在書中建了一座杭州水井博物館。同時,在眾多杭州水井中,根據其特點及背后故事進一步總結,列出一單“杭州水井之最”,也大大增強了這書可讀性、趣味性。

西湖和杭州水井的歷史淵源

無論是生命的存活和繁衍,還是文化的生成和發展,最初都離不開水。自古以來,人們在江邊河畔擇地而居,代代繁衍。而在不能傍水而居或者水濁難飲的情況下,挖井汲水,聚居一地,交換物品,形成集市,“市井”一詞由此而來。杭州作為七朝古都之一,具有1400多年城建歷史,無數代人在這里居住,對于杭州的原住民來說,水井更具有特殊的意義。

杭州城區由海灣演變而成,東北部臨近江海交匯處,武林門外和朝暉地區,古代為泛洋湖,與海相通,咸潮倒灌江河,浸潤陸地,致使水味苦咸,難以飲用。因此,鑿井取水便成為杭城百姓日常生活之大事,也是城市建設的重要工程。

隋代在杭州建州后,城市規模不斷擴大,飲水問題日益突顯。唐建中至興元元年(781-784),杭州刺史李泌,調集工匠在錢塘門至涌金門一帶(今湖濱一帶)開鑿6口水井(相國井、西井、金牛井、方井、白龜井和小方井),以管道引西湖水入井。工程完工后,市民可就近汲水飲用,從而“民足于水,井邑日富”。

浣紗路相國井

后唐天成二年(927),為了整治淤塞嚴重的西湖,吳王錢镠組建了上千人的“撩湖兵”,專司疏浚西湖之職;同時在李泌開鑿六井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地下輸水系統,在城內廣鑿水井,僅在百井坊巷一帶就鑿井近百口,巷因此取名“百井坊巷”。這些水井后來有一些成為家喻戶曉的“名井”,例如位于大井巷的“錢塘第一井”,位于延安路西側的 “錢王井”等。

南宋在杭州建都后,人口增至100萬左右,滿足市民用水需要的任務更加繁重。史料記載宋代規模較大、成效顯著的西湖疏浚工程共有11次,其中北末3次,其余8次是在南宋。和前任官員一樣,南宋的許多杭州知府在建設城市給水系統上均有積極作為。

歷經朝代更替,隨著城市規模的不斷擴大,水井遍布杭城。井的出現改變了人類只能依傍江河而居的生存狀態,大大擴展了他們的活動空間。從這個意義上說,井是人類變革一種舊的生存狀態的條件,也是人類尋求一種新的生存狀態的產物。也許,我們還可以這樣說,城市的發展正是從井邊起步的。

杭州水井保護的思考

保護杭州的古井,就是在保護歷史文化名城的城市個性和文化特質。因此,水井保護工作的意義已超越了其本身,這在我國大規?!案脑炫f城”以致“千城一面”的當下,更具有現實意義。中國城市“南方北方一個樣,大城小城一個樣,城里城外一個樣”的現實在告訴我們,要真正保護好歷史文化名城,就應該從保護記載著它生長年齡的一塊城磚、一條老街、一棵古樹和一口水井做起。

2011年,“杭州西湖文化景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規定,世界文化遺產“只有具有完整性和原真性的體征,且有足夠的保護和管理機制確保遺產得到保護,遺產才能被視為具有突出的普遍價值”。杭州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和國際風景旅游城市,秀麗的湖光山色是其特有的自然景觀資源、城市建筑和民俗生態則是其特有的人文景觀資源。這座城市悠久的歷史文化遺存不應只是顯現于文字圖片里,還應該是可以讓人們觸摸體味的具象實體。因此,如何按照“世界文化遺產”的要求讓城市的歷史文脈具有“完整性和原真性”,得到全面的保護和管理,是后申遺時代的杭州面臨的重要課題。

供稿:藍佐坤

審核:施 劍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