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研究成果推介︱《從村居到王城》:良渚文化聚落的宏觀考察(中國城市網轉載)
  發布時間:2018-05-04 14:10   來源:城市怎么辦

史前考古的中心任務在于通過揭示研究物質遺存來重建史前史。良渚文化是長江下游環太湖流域一支重要的考古學文化,在中華文明起源中具有的特殊地位,是學術界關注的焦點之一。自1936年施昕更對良渚遺址的發掘以來,迄今發現的良渚文化遺址已達數百處,其中經過發掘、試掘的地點,在江浙地區史前考古工作中亦遙遙領先。但是,這些考古工作提供的信息,離恢復良渚社會真實面貌還相距甚遠。

首先,良渚文化的考古資料在遺存類別上存在顯著的不平衡性:墓葬資料極其豐富,涵蓋各個分布地區,不同時期、不同等級的墓地持續發現,墓葬數量動輒幾十、上百座,在此基礎上,與良渚墓葬相關的各類研究也頗為深入。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相應的居址材料卻是寥寥可數,與墓地數量完全不成比例。這一方面與以往發掘中重墓葬、輕居址的思路有關,另一方面也與南方潮濕環境下田野工作中對居住面等跡象的辨識難度有關。同時因發掘面積等限制,整體性揭露的遺址甚少,難以進行聚落的整體分析,成為良渚文化研究中的一大瓶頸。良渚聚落研究也只能從統計分析的角度進行宏觀考察,缺乏可供具體分析的聚落樣本。

面對這種局面,許多有識之士發出呼吁,要求重視良渚文化聚落遺址的發掘與研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最近幾年以來這種趨勢得以改觀。隨著聚落考古的認識水平和課題意識的提高,對浙江余杭茅山、玉架山等遺址進行了大規模的揭露,這些遺址聚落結構完整,內涵豐富,為良渚文化的聚落研究提供了極為重要的樣本。另一方面,通過普安橋、仙壇廟等遺址的發掘整理,對良渚文化基層聚落形態模式的認識大大加深。2007年良渚古城的發現和后續工作,使我們對良渚文化都邑級聚落的認識有了質的提高。以上的工作,是對良渚文化的聚落以及居住形態進行較為系統分析的重要基礎。

迄今關于良渚文化居住址材料主要地點有以下幾處:

余杭良渚遺址群及周邊:廟前、莫角山、良渚古城、卞家山、 姚家墩、余杭三畝里、茅山、玉架山、杭州水田畈;

湖州地區:毗山、塔地、錢山漾;

嘉興地區:普安橋、仙壇廟;

蘇州地區:龍南、綽墩、少卿山、黃土山、獨墅湖;

上海地區:馬橋;

江陰附近:徐家灣。

其中廟前、良渚遺址群、毗山、馬橋已發表專題報告,綽墩、 龍南、少卿山、獨墅湖、莫角山、普安橋、錢山漾、徐家灣、水田畈、良渚古城已發表簡報,其他地點則只在考古學年鑒或《中國文 物報》等報刊雜志上作過簡要介紹。

與良渚文化聚落及居住形態相關的研究成果不多。丁金龍、錢公麟、高蒙河等發表的相關論文,主要針對良渚文化的建筑形式和聚落布局等內容進行了討論。另外,一些區域性或專題性考古學研究專著對此也有所涉及:如高蒙河《長江下游考古地理》、張弛《長江中下游地區史前聚落研究》、秦嶺《環太湖地區史前社會結 構的探索》等。這些著作因研究側重點的不同,對居住遺址的個案分析比較簡略。對良渚文化遺址的整體分析,以高蒙河《長江下游考古地理》一書最為系統。該書以400年為單位,對包括太湖流域在內的長江下游地區距今7000—3000年間的70余處遺址,從遺址類型、時空分布、聚落規模、聚落等級、聚落形態等諸方面進行了細致分析統計,取得令人信服的重要結論。有關良渚文化聚落與居住 形態的專題研究,作為《良渚文化研究叢書》中的一冊,筆者曾執筆《遙遠的村居——良渚文化的聚落和居住形態》一書。當時因為資料的原因,主要針對基層聚落及其居住形態進行了分析,并未涉及良渚古城等高等級聚落。在本次叢書編纂時,因為茅山、玉架山 和良渚古城等不同等級聚落資料的涌現,僅對原書進行修訂,已無法反映良渚聚落研究的現狀,故重點對良渚聚落的中高等級內容進行大量補充,同時因篇幅的原因對原書基層聚落個案的內容進行刪 減,以期對良渚聚落的全貌進行概略介紹。

研究方法上,擬采取微觀的個案分析與宏觀的統計分類兩個角度進行。

個案的分析是考古學研究的基本手段。在目前的條件下,針對良渚文化不同地區、階段、級別、性質的居住形態進行全面系統研究的條件還遠未具備,但從各個角度選擇幾個典型樣本進行個案分析,應該對良渚文化居住形態的認識會有一些幫助。

與具體的居址材料貧乏的現象形成對比,良渚文化豐富的遺址總量為宏觀統計提供了充足的樣本。我們主要針對良渚遺址點的時間分布、空間分布、地貌類型等要素進行量化的統計分析,借以考察各期良渚聚落的總體面貌和動態變化特征,并結合環境、氣候、經濟模式等諸要素的探討,對良渚聚落形態的成因進行分析。

聚落一般包括居住地、墓地、作業區、垃圾區及其他公共活動區,從空間的角度看,以上所有的區域都是人類活動的區間,所以,廣義地理解,所謂居住形態應包括以上各個部分的內容,其概念近似于聚落。本文的著眼點更側重于與具體居住行為相關的內容,主要涉及各期遺址分布概況,遺址的等級,遺址的外部形態,聚落內部的布局結構,房屋的形態、結構與建造方法等要素,以及這些要素反映出的社會與家庭結構等社會學內容。因為墓地和墓葬 對于反映社群成員之間的各類關系有著較高的敏感度,而這些關系往往成為解讀住居遺存的重要線索,所以在具體討論居址材料時,會作較多的關聯分析。

本書較多通過量化計算的方式對聚落的家庭模式、人口規模、年齡、作物產量、營建工程等方面進行了推測。因為考古發掘本質上都是管窺式的,要恢復史前社會的真實面貌,絕非簡單地羅列考古發現的磚瓦瓢盆、墓葬灰坑等資料,必然要能透物見人,進行規律的總結和合理推論。以往良渚文化的研究中,考古學者很少進行這種后續工作。筆者認為,目前在良渚聚落和居住形態領域,隨著考古資料的積累,進行這些量化研究的條件逐步成熟。通過以小見大的研究推論,形成通俗和概括性的表述,不僅為普通讀者了解良渚社會真實面貌打開一扇窗口,也能使研究者自身對良渚聚落等相關領域有更真切和直觀的感受。所以盡管這些推論方法還有種種缺陷,似乎也不是傳統考古學者的正經工作,我們還是嘗試從多個角度進行了計算分析,希望讀者看完本書后,對良渚聚落的方方面面有個基本的量化認識,不至于云里霧里,一片茫然。

出版社: 杭州出版社; 第1版(2013年12月1日)

叢書名: 杭州全書良渚叢書

作  者:王寧遠

總主編:王國平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