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研究成果推介|《良渚人的衣食》
  發布時間:2018-05-09 13:23   來源:城市怎么辦

一個族群或民族,尤其是在早期歷史時期,其文化和文明的發展模式,很大程度上決定于它所處的地理、氣候環境以及所能利用的動植物資源,而且這些因素首先會最直接地反映在族群的衣食住行上。

良渚文化最吸引人的地方,當然是玉器、漆器、絲綢、玉禮制以及大型土筑工程,但在驚嘆之余,你可曾想過:良渚文化時期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人力可用于制玉、營建、燒陶、紡織、髹漆……他們又為什么要勞民傷財地制造這些精美之器,營建這些大型工程?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他們的農業已負擔得起這些非農業勞動人口的衣食之需,因為他們的生產力已能產生剩余產品,從而使社會發生等級分化。為了維持這種等級社會的運行,他們需要使用“神權”和“政權”的雙重統治和管理,因此他們需要玉、綢、漆、陶等一切精美的器物用作祭器和禮器,需要高土臺上宏偉的廟宇、祭壇和權貴墓地,以確立人有等級、權力神授的思想觀念。

良渚農業已進入犁耕階段,這對農田的開墾和翻耕極為有利,水井和灌溉系統的建立也在一定程度上擴展了水稻的種植面積,而水稻在現代育種技術出現之前,一直是單位產量最高的一種糧食作物。豐富的水產資源和高超的舟楫、網捕技術,使這一代的先民放棄了低效率、低能量的食貝模式,以食魚為主,并與稻米配合,組成了后來被司馬遷稱作“飯稻羹魚”的膳食結構模式。這個組合不僅保證了先民們基本的能量和營養所需,而且魚類富含的賴氨酸和卵磷脂,使這一帶先民的大腦及神經系統的發育得到了充分的保證,這或許就是良渚文化在禮制、文化、藝術等方面引領潮流的一個“智商”基礎。豆、盤、缽、碗等食具的出現,說明良渚人已有飯、菜之別,不再是飯菜一鍋煮,這一點決定了中國餐飲的基本模式。席地圍坐的餐飲遺跡,則預示著食儀的萌芽,而食儀從某種角度講,正是整個禮制的基礎,孔子就曾說過:“夫禮之初,始諸飲食?!?/p>

稻米的相對富足和蒸器的普及以及紅蓼、葡萄、蜂蜜之類助釀劑的出現,使得酒在良渚文化時期出現了某種鼎盛狀態。從出土的良渚文化酒器看,當時應該已有濾酒器具,過濾過的酒成為醴。當時酒器的種類已非常豐富,而且互相配套,溫酒的、盛酒的、斟酒的、飲酒的杯、壺、鬶、盉、觚均有,說明酒文化已有初步的發展。衣著方面,百姓的衣料以麻、葛為主,苧麻和葛布在太湖流域有悠久的生產和織造歷史。冬季則有皮毛御寒,橡子和V字形石刀可能就是良渚人的揉革原料和工具。從考古遺存看,良渚人至少已有帽子、衣服、腰帶、木屐等服飾。良渚人在裝飾上最大的特點可能是羽冠或羽毛的插飾,很可能就是遠古“羽民”中的一個族群。從一些帶穿孔的耳墜看,良渚人應該已有穿耳洞的習俗。良渚文化晚期,則流行過男人頭戴一組豬獠牙以示威猛的習俗,可能和巫術原理有關,也可能是良渚文化晚期戰爭增多,族人尚武的原因。

雖然良渚文化最后在自然和社會多種繁雜因素的內外交困中衰落了、消失了,但其建立在稻米和絲麻基礎之上的文明因素,卻以各種方式融入了中華文明的體系中,成了中華民族最顯著的文化基質和底蘊之一。

出版社: 杭州出版社; 第1版(2013年12月1日)

叢書名: 杭州全書良渚叢書

作  者:俞為潔

總主編:王國平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