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出版成果推介|《西溪蔣坦與<秋燈瑣憶>》:歷史的印證和填充
  發布時間:2018-05-23 13:42   來源:城市怎么辦

蔣坦,名鳳徵,字平伯,號藹卿,又號夕陽紅半樓,浙江錢塘(今杭州)西溪人,《秋燈瑣憶》作者生于清道光三年(1823),諸生,終身秀才,屢試不售,僅以詩詞略有薄名,善文章,工書法,肆力古詩文。妻關鍈,字秋芙,生于道光二年(1822),浙派著名女詞人,同里望族女嫻,工文翰,能詩詞,喜畫牡丹,能作晉唐小楷。

蔣坦故居杭州西溪槐眉山莊,后遷杭城倉巷槐眉山堂,在西子湖畔水磨頭九曲城下有別業巢園。道光二十三年(1843),蔣坦與關錟成婚,伉儷情深,嘗有閨房韻事,蔣坦《秋燈瑣憶》有記此書開雕于咸豐二年(1852),有巢同藏版。咸豐七年(1857),關錟不幸早卒,享年三十六歲。咸豐十一年(1860)十一月,太平軍攻克杭州,圍城兩月,蔣家廚絕炊煙,全家相繼僵斃,蔣坦亦凍餓而死,享年二十九歲。

《秋燈瑣憶》是繼《影梅庵憶語》后的一篇憶語體文學作品。主人公關錟是一個溫柔賢淑、美麗多情、才藝過人的大家閨秀,她天生體弱,卻生具慧眼,悟性奇高,琴棋詩両皆得名家真傳,尤詩詞為當時閨秀之首,為歷代文人所贊賞。

《秋燈瑣憶》是一篇記實的傳記性文學作品。作者所敘述的社會變遷、詩壇活動、親朋好友、家庭成員、名勝古跡、文學典故等,經查閱文獻和考查證實,都是真實有據的,故對于研究清末錢塘的社會變遷、民間風俗、作者生平和家族歷史有著重要的史料價值。

《秋燈瑣憶》是一篇記述丙溪閨閣詩學活動的作品。當時,晚清浙派女性文學已逐漸進入成熟階段。西溪以關錟為代表的女詩人,已從閨內吟詠走向閨外結社和群體創作活動,開始重視詩作的出版傳播和交流,她們沖破了封建禮教的束縛,通過拜師求學、撰序題跋、聯吟唱和等形式,開始與男性文人交往?!肚餆衄崙洝窂囊粋€側面反映了西溪文人和女詩人,繼明末清初“蕉園詩社”后的詩詞創作活動,對于研究和弘揚西溪詩詞文化有一定學術價值。

《秋燈瑣憶》是描繪舊時家庭生活、夫妻感情的和諧典范,是為紀念他們夫婦結婚十周年而作的回憶錄。作者十分珍惜他們和諧美滿的夫妻生活,用浪漫雋雅的格調,不俗的思想境界,如詩似畫般的描述,把家庭生活和夫妻的情感表現得淋漓盡致。關鏌詩畫琴棋皆能,還能作晉唐小楷,可以說多才多藝的女子,與蔣坦稱得上是璧合珠聯的一對佳偶。他們生活也有不如意之時,特別是經濟常感拮據,甚至以典當度日,但依然吟詠自若,未嘗憂慮生活的困擾。他們身處封建時代的大家庭,但兄妹妯娌之間相親無隙,女主人公關錟的謙和、寬容、勤儉的傳統美德,對當今和諧社會的構建,仍然有其積極的社會意義。

《秋燈瑣憶》開雕于咸豐二年(1852),重刊于咸豐七年(1857)。

1931年,大東書局出版了《秋燈瑣憶》,周瘦鵑作《秋燈瑣憶贅言》:“錢塘詞家蔣藹卿的《秋燈瑣憶》,也是憶語體的文字,卻打破了為悼亡而作的公式,偏是在所愛者生存時作的。所以我們讀別的憶語時,總覺得行墨間涕淚縱橫,凄動心脾,真有不堪卒讀之慨!而讀了《秋燈瑣憶》,那就不然;心中只是艷羨他們的閨中清福,一些兒不會發生悲感。至于情事的雋妙,文字的俊逸,也不在《影梅庵》、《香畹樓》之下,更足矜貴的??《影梅》、《香畹》都為愛姬而作,而《秋燈瑣憶》中的主人,卻是正正當當的結發之妻……”1936年,國學整理社出版的《美化文學名著叢刊》也收錄了《秋燈瑣憶》,朱劍芒在評介中稱:“它是一篇憂樂參半的文字。作者夫婦是詩畫琴棋件件皆能的一雙佳偶?!?937年,我國現代作家林語堂將《秋燈瑣憶》(節錄)翻譯成英文,刊登于他在美國出版的《生活的藝術》名著上,說《秋燈瑣憶》的女主人公關鏌與《浮生六記》中的陳蕓是“中國古代兩個最可愛的女子”。

自清以來,不少著作對《秋燈瑣憶》是否是“悼亡”之作論及頗多,如陳繼聰《蔣文學坦傳》述:“……未幾,孺人病死,臨去了了念六如偈,聞者嘆為得力凈修,君哀之甚,為制《秋燈瑣憶》,皆幽閨遺事,文極雋雅,視冒辟疆《影梅庵憶語》更過?!?/p>

徐世昌《晚晴輳詩匯》述:“秋芙死,藹卿為制《秋燈瑣憶》,皆幽閨遺事?!彼麄儌z均將《秋燈瑣憶》與《影梅庵憶語》視為“悼亡”之作。但這些敘述在民國年間遭到諸多質疑。如1936年,上海書店發行的《美化文學名著叢刊》所收的《秋燈瑣憶》中附有咸豐二年六月魏滋伯所撰原序:“今觀藹卿茂才《秋燈瑣憶》一編,比‘水繪影梅’(即胃辟疆《影梅庵憶語》)諸作,情事殊科,詞筆同美?!彼^“情事殊科”,即指冒氏之作為悼亡,而蔣氏之作并不是悼亡。1931年,大東書局出版的《秋燈瑣憶》附有周瘦鵑《贅言》:“我以為《秋燈瑣憶》之作,實在秋芙生存時代,但看原書魏滋伯一序,從頭至尾,沒有提起藹卿為悼亡而作……無非說他們伉偭間唱隨之樂,曾無一言提及秋芙之死。便是以《秋燈瑣憶》全書而論,也從沒有說起秋芙一個死字,但看結尾最后的一節……這都是為晚年和秋芙謀共同享福的話,一望而知,因此我敢斷定《秋燈瑣憶》是在秋芙生存時藹卿興到而作,并不是在秋芙死后,為哀悼而作的”趙莕狂在《影梅庵憶語考》中也述:“自《影梅庵憶語》出現文壇后,依照著它的體裁而繼續作的,也很有上幾部,如《香畹樓憶語》、《秋燈瑣憶》等都是。當然,這許多的作品,不是為悼亡而作,就是當細君生時,紀述他們伉偭間的艷事柔情的?!?/p>

經對刊于咸豐二年與咸豐七年的《秋燈瑣憶》兩個版本的校閱,內容無異,僅發現個別詞語改動。由此可見,《秋燈瑣憶》確系蔣坦在關鎮生前所著,并非“悼亡”之作。

本書以《秋燈瑣憶》為線索,通過文獻的印證、詩文的轉載和調查考證,再現了《秋燈瑣憶》作者和女主人公的生平傳略、詩詞創作等社會活動,為深人研究杭州西溪的歷史和地域文化提供了一些資料和信息。

出版社:杭州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1日)

叢書名:杭州全書·西溪叢書

作  者:鄭發楚

總主編:王國平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