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出版成果推介|《西溪舊影》:從影像中走進西溪往事
  發布時間:2018-06-11 14:42   來源:城市怎么辦

西溪,古稱河渚,清雍正《西湖志》載:“西溪,在西湖北山之陰,由寶石山背陸行,繞秦亭山,沿山十八里,為宋時葷路,抵留下……,水道由松木場進古蕩,溪流淺狹,不容巨舟。自古蕩以后,并稱西溪。曲水彎環、群山四繞,名園古剎,前后踵接,又多蘆汀沙淑”。其位于江南繁華之地,這里生態資源豐富、自然景觀質樸,文化積淀深厚,曾與西湖、西泠并稱杭州“三西”。

相傳戰國時荀子曾耕讀于西溪,至南宋,宋高宗趙構曾欲在此建皇城,后至鳳凰山,遂定皇城址于此山。當時有大臣上奏,西溪如何定奪,趙構思忖良久,口勃“西溪且留下”,讓西溪從此有了皇家文脈的璽印。清代康熙和乾隆二帝也曾游歷西溪并留下御詩數篇。文人墨客或游覽或賞景或雅集或隱居不計其數,如蘇東坡、秦觀、唐伯虎、郁達夫、徐志摩等等,都為西溪留下了燴灸人口的千古詩文、書畫,杭州人施耐庵更以西溪為背景地,寫下了傳世名著《水滸傳》?!对娊洝返摹帮L、雅、頌”可以喻作西溪風光的自然樸野、名人雅士的川流不息、民俗文化的燦若星辰。

歷史總是有其特定的局限性,那些基于文字記錄下來的史料給人無限遐想的同時又限制了人們的想象。從文字中汲取到的有限信息常常使得后人對歷史的追溯描摹有些意猶未盡。

19世紀末,攝影技術傳入杭州,西溪地區從此開始有了舊影,為后人留下了豐富的紀錄影像與史實材料,如民國時期荻花如雪的自然美景,日寇入侵的戰爭鐵證,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農業生產、工業貿易、醫療教育、干部下鄉等種種寶貴舊影,真切的再現了西溪歷史中的模樣?!段飨f影》正是以這些珍稀的老照片為依托,從自然地域、人文歷史、經濟建設、醫療文教等方面詳盡地向讀者展現民國時期以來西溪的歷史舊貌與發展概況。字里行間的描述中夾雜的一張張黑白斑駁的老照片印證著作者筆尖描繪的西溪景象,一幕幕真實生動的舊社會場景就在文字與影像的交織穿插中緩緩浮現。

民國后,西溪的面積日漸萎縮。到了20世紀五十年代,西溪地域多個鄉鎮的建立,工廠企業的發展,使西溪范圍逐漸縮小。在歷史的進程中,西溪隨著時代的發展與進步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它不再是以往那個以養魚育蠶、種竹培筍及茶葉果蔬等農副業發展為主的幅員遼闊之地。近代以來,西溪的地域面積大大減少,得益于其特殊的濕地環境,杭州市委、市政府開始對西溪進行綜合保護。發展至今,西溪逐漸轉變為一個集城市濕地、農耕濕地、文化濕地于一體的國家濕地公園,并成為杭州綠地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滄海桑田,舊時西溪也已經成為一小部分人腦海中的回憶,并逐漸為人們所遺忘。而那些記錄了西溪舊貌的影像,在歷史長河中愈發顯得珍稀難得。

本書筆者趙大川先生是一位在西溪工作、生活40余年的學者。其編著出版過眾多與杭州歷史人文相關的文學作品。他在本書后記中坦言,為了寫好《西溪舊影》,他耗費20余年心血,積攢了大量關于杭州,包括西溪的鮮活、原創的種種史料、圖片實物。這也為他大量的史實文學作品打下了扎實的基礎?!段飨f影》正是這樣一部兼具歷史文學性和生趣閱讀性的作品:它既包含豐富的人文地理知識,同時又通過大量的舊影史料為人們呈現出一場場富有生趣的視覺盛宴。

《西溪舊影》是這片地域歷史記憶的載體。它以一種特殊的文字加影像的記敘方式展示了百十年來這片土地的繁華、沒落、變遷及至如今的嶄新樣貌。它不僅極盡真實的還原了過去西溪人的生活場景,使人真切的見識到那些在當今時代或已消逝或近絕跡的事物,還囊括了作者親身的豐富生活經歷與大量社會舊聞,對彼時人民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以及發展進程都有著詳盡的描寫。

關于西溪往事,那些民國荻花如雪的秀麗風景、逐漸湮沒的敵侵史實、文革知青下鄉的農場經歷、還有工農文教的發展歷程…西溪過去的一切不會被遺忘,它們存在于一部分人的腦海里,然后被字句珠璣記載下來,同那些凝固了時光的舊影,構成這片土地上的一座歷史豐碑。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6年9月第1版

叢書名:杭州全書·西溪叢書

作  者:趙大川

總主編:王國平

供稿:郎 郡(實習)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