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出版成果推介 |《煙柳運河一脈清》:杭城千年歷史的新名片
  發布時間:2018-06-13 13:24   來源:城市怎么辦

千年以來,杭城邊,有一條運河,以王朝的血脈,默默孕育著沿岸人民的風情人景。至今千里賴通波,歷盡數代王朝的洗禮,卻依舊光彩照人,杭城邊的煙柳運河,穿越千年的通途,向我們緩緩講述杭城千年以來的歷史興衰。

京杭大運河緩緩流進杭州,貫穿了杭州多個地區,最后匯入“千里波濤滾滾來”的錢塘江,蜿蜒50多公里,聯結了眾多市區河道。運河上的水運交通孕育了杭州城市,也哺育了杭州人民。緩緩流動的運河,帶動了杭州的經濟發展,豐蘊了杭州的歷史文化,也孕育了杭州這座城市的風情人景。

煙雨江南,風景秀麗,水清、流暢、岸綠、景美、宜居、繁榮。北流而來的運河,就這樣清清麗麗地流進了杭城白墻黛瓦桃紅柳綠的小橋流水人家,流進了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長長船隊,流進了富庶水鄉杭州人民的怡然生活。這本書,便講了杭城下,運河邊的生活百態與歷史變換。

生活在運河旁,為它的景色迷醉。杭城的春天是以運河旁的柳枝抽條了開始的,春日麗景,清新盎然。不管四季如何變換,漫步運河之畔,都是一份難得的寂靜與祥和,充滿生活的氣息。運河的四時幽景,帶給杭州人民遠離喧囂的幽靜與閑適。

天氣變換,晴雨霧雪,一樣給杭州人民帶來不一樣的溫暖與幸福,是陽光下的運河,照亮了行人的心,是運河的雨日,讓忙碌的杭州人民偷得浮生半日閑,享受聽雨的閑適輕快。

橫貫運河之上的便是運河的橋,是大運河的風云和驕傲。欣賞“運河水鄉步步河,東西南北步步橋”的風韻,領略“以舟當車,以楫當馬”的水鄉風情。意含迎奉帝王之意的拱宸橋,初建于明崇禎四年,是杭州現存最古老的三孔石拱橋。廣濟橋,廣濟災民,“微茫山色擁冰輪”,歷經500年風雨,是浙江省境內最為雄偉的古橋之一。運河之上的橋梁建設充分體現了古代勞動者在橋梁設計、施工上的高超技術,是中國橋梁建筑史上的杰作,對研究石拱橋建筑藝術具有很高的參考價值。

如今,河流兩岸的歷史文化街區相繼開街,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群建設開放,非物質文化遺產得以傳承,蘊意深遠的運河文化帶啟動規劃建設。物化豐產的運河,已成經典的古老工藝,花樣百出的誘人吃食,運河的民俗風情,是杭州人民文化的瑰寶。

“禮贊天堂、頌歌運河”,自2009年起杭州西湖國際煙花大會在古運河兩岸競相綻放,為運河增添節日的喜慶。在這片繁華的運河流域,也誕生了屬于杭州的創意階層,LOFT49、品庫、A8藝術公社、富義倉等新一代佳人才子正在運河邊綻放他們的光芒。

千年運河是杭州歷史的現實見證,開放閑適,不盡長流,正在與杭州人民的人文情懷高度融合,是杭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新名片。

出版社:杭州出版社 2013年1月第1版

叢書名:杭州全書·運河叢書

總主編:王國平

供稿:沈子怡(實習)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