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出版成果推介|《運河邊的租界——拱宸橋》:杭州近代化歷史的記憶
  發布時間:2018-06-15 14:53   來源:城市怎么辦

水,是人類的生命之源。自從人類有文明史以來,生活在陸地上的人們就開始挖掘河道,修筑河道,利用河道。運河,不僅給人類提供了賴以生存的生活用水,還在運輸史上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杭州是個江南水鄉,地處杭嘉湖地區,北接京杭大運河,南通錢塘江,水網密布,被稱作“東方威尼斯”。水,在杭州的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杭州依水而生,靠水而繁榮昌盛。特別是流經杭州的京杭大運河,為杭州增添了無數的魅力。

在京杭大運河南端,形成了一座號稱“十里銀湖墅”的繁榮小鎮。明代末期,小鎮北端建起了一座拱宸橋,至清末形成了一個相對獨立的市場——拱宸橋市。拱宸橋,已經不止是一座橋的名稱,更是一個繁榮市鎮的名稱了。這本書,便講了拱宸橋多年來的發展歷史。

京杭大運河貫穿了杭州的多個地區,便捷的水運交通讓湖墅地區成為了水運交通和商業貿易的樞紐,城市人口急劇增加,商業愈加繁華。湖墅地區在京杭大運河的發展下,逐漸崛起興盛。為了方便居民和往來客商,便在運河上架起了一座又一座橋。明末崇禎年間,建立起了拱宸橋。這座橋,是古代恭迎帝王南下之處,同樣也是杭州北邊的繁華市鎮的標志物。

清末,甲午戰爭結束后,杭州被確定為對日通商開放之城市,清政府將通商場和租界定在了拱宸橋,從此拱宸橋成為了一個相對獨立的存在。由于中日雙方在界內管理權存在著分歧,拱宸橋逐漸設立了理事房、巡捕房、巡防局、會審公堂和洋關等機構。

在中日雙方就開埠事宜進行協商之時,拱宸橋的建設也開始了。日本人將當地的墳墓和房屋進行了遷移,建設完固了溝渠、道路等項,租界地的總體輪廓日漸清晰。在大約兩年的建設之后,拱宸橋成了較為特別的新市街區,結構縱橫單一,以五條馬路和一段運河為主要特征。與此同時,也設立了各類工廠、公司,交通日益發達,市鎮逐漸繁榮。

隨著杭州的開埠,拱宸橋也出現了各式店鋪、茶樓、酒樓。除此之外,日本人還不遺余力地在拱宸橋開設大量妓院與賭場,拱宸橋的發展進入了畸形發展階段。

由于傳統的華夷觀念,模糊地界糾紛等因素的影響,官方堅決地抵制西人在城中開設商鋪,中西兩方一直在開設店鋪方面存在對峙。由于兩方面的壓力,拱宸橋的開發也并非像后世所想象的那么繁榮。

民國時期,拱宸橋的發展有了些許變化。建筑方面,房屋從傳統中式住宅變成了豐富多樣的“萬國建筑博覽會”。商業方面,由于拱宸橋的畸形開發與地理上的劣勢原因,日本人逐漸放棄了對其的發展,商業進入凋敝狀態。農業方面,拱宸橋成為了浙省農業改良的重要實驗基地。工業方面,設立的實業工廠在解決勞動力問題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民國時期,還對當地的娼妓業進行了大量的改革。為了營造良好的環境,政府開啟了大幅度的廢娼運動,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在拱宸橋生活的居民,還有豐富的文化生活。例如廟戲,戲館,電影院,報刊和文明動物會,都大大豐富了拱埠居民的文化生活。

在七七事變之后,日軍多次對該地進行空襲,最終拱宸橋淪陷了。1945年,最終收回了拱宸橋日租界,結束了該地半個世紀的半殖民地化的烙印。

拱宸橋,是杭州北邊繁華小鎮的一個標志。1895-1945年間,作為運河邊的租界,已經成為杭城近代化歷史中的一段重要記憶。

出版社:杭州出版社 2015年6月第1版

叢書名:杭州全書·運河叢書

作 者:蔡禹龍 汪林茂

總主編:王國平

供稿:蘇慧(實習)

  作者:  編輯:陳俊男
将办公室少妇征服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strike id="j9fjf"><dl id="j9fjf"></dl></strike>
<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progress id="j9fjf"></progress><span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span>
<th id="j9fjf"><noframes id="j9fjf"><span id="j9fjf"></span>
<progress id="j9fjf"><noframes id="j9fjf"><th id="j9fjf"></th>
<span id="j9fjf"></span>
<th id="j9fjf"></th>
<ruby id="j9fjf"><video id="j9fjf"></video></ruby>
<span id="j9fjf"><noframes id="j9fj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